<thead id="jdjjx"></thead>
        <noframes id="jdjjx"><dfn id="jdjjx"><rp id="jdjjx"></rp></dfn>

          <pre id="jdjjx"><sub id="jdjjx"><form id="jdjjx"></form></sub></pre>

              接班100天,宗馥莉急了

              2024-06-04 07:44 來(lái)源:中國企業(yè)家
              查看余下全文
              (責任編輯:孫丹)
              手機看中經(jīng)經(jīng)濟日報微信中經(jīng)網(wǎng)微信
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     首頁(yè) > 新聞 > 國內時(shí)政更多新聞 > 正文
              中經(jīng)搜索

              接班100天,宗馥莉急了

              2024年06月04日 07:44   來(lái)源:中國企業(yè)家   

                對宗馥莉而言,在進(jìn)軍一二線(xiàn)城市的同時(shí),變革現有的銷(xiāo)售體系,這并非易事,也急不得。

                文|《中國企業(yè)家》記者 胡楠楠

                剛剛過(guò)去的六一兒童節,娃哈哈過(guò)得并不太平。

                5月30日,樂(lè )百氏粒粒果AD鈣奶正式上市,準備與娃哈哈的AD鈣奶搶市場(chǎng)。此時(shí),距離宗馥莉正式接班,剛過(guò)去96天(截至發(fā)稿,剛好100天)。

                這100天里,水飲市場(chǎng)的競爭更加白熱化。上個(gè)月,鐘睒睒主動(dòng)出擊,推出了綠瓶裝的農夫山泉純凈水,直接殺入娃哈哈的大本營(yíng)。

                面對對手們的進(jìn)攻,宗馥莉其實(shí)也沒(méi)閑著(zhù),一直在悄悄發(fā)力。

                近日,《中國企業(yè)家》發(fā)現,在北京線(xiàn)下的部分超市、便利店等終端,KellyOne一茶的產(chǎn)品出現在貨架上,同娃哈哈的經(jīng)典產(chǎn)品AD鈣奶、營(yíng)養快線(xiàn),以及原葉茶、冰紅茶等飲品擺放在一起。而此前在北京線(xiàn)下,幾乎從未見(jiàn)過(guò)KellyOne的產(chǎn)品。

                KellyOne,是2016年以宗馥莉的英文名命名成立的飲料品牌。從一開(kāi)始,宗馥莉就將其定位為面向一二線(xiàn)城市年輕人的品牌,但直至8年后,這一品牌才逐漸大量出現在一線(xiàn)城市的線(xiàn)下超市里。

                與此同時(shí),某招聘平臺顯示,娃哈哈正在大量招聘銷(xiāo)售管培生,崗位職責中寫(xiě)到,負責城市市場(chǎng)開(kāi)發(fā)、直面終端的飲料銷(xiāo)售客戶(hù)。

                今年2月底,宗慶后去世后,宗馥莉成為娃哈哈的掌舵人。而她接班后的第一步,就是發(fā)力線(xiàn)下渠道。今年3月,曾有娃哈哈江蘇一地代理商告訴記者,娃哈哈已經(jīng)開(kāi)始在線(xiàn)下投放冰柜,不過(guò)初期規模不大,一個(gè)縣城大概投放幾十臺;與此同時(shí),娃哈哈純凈水、無(wú)糖茶等也陸續出現在一線(xiàn)城市的線(xiàn)下超市。

                進(jìn)軍一二線(xiàn)城市,接觸一二線(xiàn)的年輕消費者,是宗馥莉多年的愿望。過(guò)去,娃哈哈的強勢渠道一直是在縣城、鄉鎮等下沉市場(chǎng)。

                如今,接班娃哈哈的宗馥莉,向夢(mèng)想走出了第一步。

                但一些跡象也表明,在鋪渠道方面,娃哈哈似乎有點(diǎn)著(zhù)急了。常州一家超市老板方童告訴《中國企業(yè)家》,近期曾有三批娃哈哈的業(yè)務(wù)員去她的店里鋪貨,但業(yè)務(wù)員彼此都不認識。更讓方童感到不解的是,其中一個(gè)業(yè)務(wù)員稱(chēng),要一次性進(jìn)20箱娃哈哈的“新品”,包括此前方童在當地從未見(jiàn)過(guò)的冰紅茶、原葉茶以及格瓦斯等,且不給任何(陳列)費用,而且是按公司開(kāi)票價(jià)。方童解釋道,其他業(yè)務(wù)到店的快消品牌,基本都會(huì )給費用。

                種種跡象表明,近期的娃哈哈,更善于主動(dòng)出擊了,但渠道管理中也遇到了一些問(wèn)題。對宗馥莉而言,在進(jìn)軍一二線(xiàn)城市的同時(shí),變革現有的銷(xiāo)售體系,這并非易事,也急不得。

                突擊城市線(xiàn)下市場(chǎng)

                今年2月25日,宗慶后不幸去世后,不少網(wǎng)友紛紛通過(guò)購買(mǎi)娃哈哈相關(guān)產(chǎn)品,來(lái)緬懷這位傳奇企業(yè)家。因此,娃哈哈的官方旗艦店經(jīng)歷了一次銷(xiāo)量“過(guò)山車(chē)”行情。

                據浙商雜志統計,3月4日至3月19日期間,娃哈哈總銷(xiāo)售額暴漲至接近2500萬(wàn)元,高峰集中在3月4日至10日期間,連續多天都超過(guò)了250萬(wàn)元。之后,熱度很快散去,從3月12日起,銷(xiāo)售額開(kāi)始下滑,到了18日和19日,銷(xiāo)售額每天都只在20萬(wàn)元左右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宗慶后為娃哈哈奠定了良好的基礎,但情懷帶來(lái)的流量,大多時(shí)候是曇花一現。流量想變成“留量”,還需要宗馥莉的努力。

                因此,在流量來(lái)臨之時(shí),娃哈哈也趁勢突擊線(xiàn)下渠道,將更多的娃哈哈產(chǎn)品陸續鋪到終端。3月時(shí),上述江蘇的娃哈哈代理商曾表示,娃哈哈當時(shí)的鋪貨重點(diǎn)是純凈水。而此后,《中國企業(yè)家》發(fā)現,娃哈哈逐漸將更多冰紅茶、無(wú)糖茶等新品鋪到終端門(mén)店。這些新品對于娃哈哈來(lái)說(shuō),不算新品,但對于一些終端商超的老板或者消費者而言,娃哈哈這些新品他們此前都沒(méi)見(jiàn)過(guò)。

                實(shí)際上,這些年來(lái)娃哈哈從不缺新品。據官網(wǎng)介紹,娃哈哈擁有涵蓋包裝飲用水、蛋白飲料、碳酸飲料、茶飲料、果蔬汁飲料、咖啡飲料等十余類(lèi)200余款產(chǎn)品。2016年,宗馥莉還推出了自有品牌KellyOne,旗下包含氣泡茶、無(wú)糖茶等年輕人喜歡的產(chǎn)品。

                但在外界看來(lái),這些新品缺乏一個(gè)能將其推向市場(chǎng)的成熟分銷(xiāo)渠道體系。此前,娃哈哈代理商曾告訴記者,在當地娃哈哈賣(mài)得較好的都是以前的經(jīng)典暢銷(xiāo)單品,如AD鈣奶、營(yíng)養快線(xiàn)、八寶粥等。他也坦言,娃哈哈接下來(lái)要做的就是提升品牌形象,從而帶動(dòng)產(chǎn)品的銷(xiāo)售。

                據了解,過(guò)去三個(gè)月,雖然娃哈哈開(kāi)始在線(xiàn)下渠道發(fā)力,一些新產(chǎn)品也出現在商超、便利店等終端,但多位商超老板向記者透露,娃哈哈暢銷(xiāo)產(chǎn)品如AD鈣奶、營(yíng)養快線(xiàn)以及純凈水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漲價(jià)。這也暴露了娃哈哈在一線(xiàn)城市鋪貨上的問(wèn)題:對于城市市場(chǎng),漲價(jià)是代理商行為還是公司行為?是否有一套成熟的價(jià)格管理體系?對于渠道鋪貨和線(xiàn)下市場(chǎng)規劃等問(wèn)題,《中國企業(yè)家》聯(lián)系娃哈哈,對方表示無(wú)法提供相關(guān)內容。

                福建漳州一家便利店老板林媛向《中國企業(yè)家》分享了一個(gè)細節,5月時(shí),她曾去過(guò)杭州的娃哈哈超市,“正面擺著(zhù)的是娃哈哈的產(chǎn)品,零零散散,背面是農夫山泉的產(chǎn)品,整整齊齊”。

                而方童也告訴記者,像農夫山泉、康師傅等品牌,定期都會(huì )有業(yè)務(wù)員到店。農夫山泉除了有專(zhuān)門(mén)跑業(yè)務(wù)的業(yè)務(wù)員,到了夏天還會(huì )有專(zhuān)門(mén)的理貨員,到門(mén)店幫忙理貨。

                線(xiàn)下終端還需補課

                在林媛看來(lái),娃哈哈作為一個(gè)老品牌,造成目前這種現狀最大的原因是,沒(méi)把資金投放到線(xiàn)下終端。而對線(xiàn)下終端的掌控,也是可口可樂(lè )、農夫山泉等飲料企業(yè)的優(yōu)勢——建立了一套成熟的線(xiàn)下渠道分銷(xiāo)、分利機制。

                過(guò)去,娃哈哈一直倚賴(lài)聯(lián)銷(xiāo)體模式,和經(jīng)銷(xiāo)商的利益高度綁定。這一模式是娃哈哈成功的關(guān)鍵,使娃哈哈在縣鎮等下沉市場(chǎng),甚至偏遠地區站穩腳跟。截至目前,娃哈哈擁有180多家分公司、7000多個(gè)經(jīng)銷(xiāo)商,以及超過(guò)300萬(wàn)個(gè)銷(xiāo)售終端。

                但曾讓娃哈哈引以為傲的聯(lián)銷(xiāo)體模式,已不適應當下的市場(chǎng)環(huán)境。近年來(lái),娃哈哈一直面臨品牌老化的問(wèn)題,沒(méi)有品牌力的帶動(dòng),經(jīng)銷(xiāo)商也沒(méi)有動(dòng)力去推新品,這也是為什么雖然娃哈哈近年不缺新品,但很少能再出現一個(gè)大單品的重要原因。而對于娃哈哈品牌老化的問(wèn)題,宗馥莉也開(kāi)始不斷跨界聯(lián)名推新品,換代言人。

                另外,娃哈哈的聯(lián)銷(xiāo)體模式,整個(gè)環(huán)節的參與者過(guò)多,分別有:娃哈哈總部—各省區分公司—一級/特約一級批發(fā)商—二級/特約二級批發(fā)商—三級批發(fā)商—零售終端。

                和農夫山泉這樣在各個(gè)區域只有一個(gè)專(zhuān)屬經(jīng)銷(xiāo)商的模式相比,娃哈哈經(jīng)銷(xiāo)的各個(gè)環(huán)節都要利潤,環(huán)節過(guò)多導致利潤分散。尤其是近些年,線(xiàn)下經(jīng)銷(xiāo)商的用人成本上升,如果沒(méi)有足夠的利潤空間,經(jīng)銷(xiāo)商也很難做市場(chǎng)。有業(yè)內人士也表示,現在各地做二級、三級經(jīng)銷(xiāo)商的企業(yè),活得都不是很滋潤。

                實(shí)際上,農夫山泉在2008年之前也面臨著(zhù)同樣的問(wèn)題。一位農夫山泉前高管曾告訴《中國企業(yè)家》,2008年之前的農夫山泉,渠道管理上也很粗放,整體是以批發(fā)為導向,更看重經(jīng)銷(xiāo)商,而非關(guān)注終端。此后,鐘睒睒力推改革,在2008年和2014年,兩次挖了一大批原可口可樂(lè )的人,幫助農夫山泉建起了新的銷(xiāo)售體系,從批發(fā)給經(jīng)銷(xiāo)商的模式轉為直供終端;同時(shí)還建立好了分權、分責、分利的機制,大幅讓利給終端。

                因為這套銷(xiāo)售體系和分利機制,農夫山泉業(yè)績(jì)從2016年開(kāi)始突飛猛進(jìn),銷(xiāo)售額從150億元到如今超400億元。將資源投向線(xiàn)下終端,掌控終端渠道,也被外界視為農夫山泉打贏(yíng)轉型一戰的關(guān)鍵因素。

                近些年,宗馥莉一直想進(jìn)軍一二線(xiàn)城市,因為她覺(jué)得,“品牌是一個(gè)金字塔,肯定要占領(lǐng)最高端,再慢慢輻射下去!钡薰x擇的發(fā)力點(diǎn)是線(xiàn)上,想在傳統渠道之外,通過(guò)發(fā)力電商,開(kāi)辟新的渠道。

                2020年,娃哈哈宣布推出4個(gè)電商平臺,包括保健品電商品牌、食品飲料平臺、跨境電商平臺和哈寶游樂(lè )園平臺。比如,娃哈哈推出的哈寶平臺,據官網(wǎng)介紹,是一個(gè)集品牌、售賣(mài)、社交于一體的平臺。宗馥莉想通過(guò)哈寶平臺,聽(tīng)取消費者意見(jiàn)以及產(chǎn)品的想法,同時(shí)對線(xiàn)下的促銷(xiāo)活動(dòng)引流。

                但不同于其他快消品,飲料消費具有即時(shí)性,品牌力打響之后,還是要靠線(xiàn)下渠道的鋪貨去帶動(dòng)銷(xiāo)售。據弗若斯特沙利文數據,2019年飲料行業(yè)來(lái)自電商渠道的銷(xiāo)售僅占6%,94%來(lái)自超市、便利店以及餐飲等線(xiàn)下渠道。

                宗馥莉也早就意識到了這點(diǎn)。她曾表示,消費者在哪里,娃哈哈就要出現在哪里。對于飲料企業(yè)來(lái)說(shuō),離消費者最近的地方,便是線(xiàn)下。

                宗馥莉要破的題

                過(guò)去很多年,娃哈哈的銷(xiāo)售一直由宗慶后本人負責。宗慶后曾說(shuō),銷(xiāo)售是重中之重。如今,宗馥莉接班之后,如何順利過(guò)渡,并帶領(lǐng)娃哈哈的銷(xiāo)售體系作出變革,也是一大挑戰。

                從2004年進(jìn)入娃哈哈,宗馥莉先后經(jīng)歷了多個(gè)崗位。從一條飲料生產(chǎn)線(xiàn)到執掌百億宏勝飲料集團,到后來(lái)負責娃哈哈集團的公關(guān)部,直到2020年,宗馥莉才開(kāi)始負責娃哈哈集團的銷(xiāo)售業(yè)務(wù)。

                近幾年,在公開(kāi)發(fā)言中也能看出,宗馥莉有意拓展新的市場(chǎng)。在去年底舉辦的娃哈哈集團2024年全國銷(xiāo)售工作會(huì )議上,宗馥莉指出,2024年,要真正打開(kāi)銷(xiāo)售新通路。在抓牢娃哈哈縣鎮鄉村等強勢市場(chǎng)的同時(shí),瞄準特通渠道,積極開(kāi)拓新市場(chǎng)。同時(shí),在產(chǎn)品上,宗馥莉表示,新品和老品要雙管齊下,打好組合拳。

                但變革的關(guān)鍵是人。

                據上述農夫山泉前高管透露,農夫山泉在變革的那幾年,高層換了幾批。在經(jīng)歷了2013年標準門(mén)事件之后,在農夫山泉2014年的那場(chǎng)變革,鐘睒睒又開(kāi)始大批換人——生產(chǎn)系統引進(jìn)了大量康師傅的人,銷(xiāo)售系統則繼續引進(jìn)了大批可口可樂(lè )的人。據他透露,現在農夫山泉總經(jīng)理里面應該有1/3是來(lái)自于可口可樂(lè )系統的,而農夫山泉自己培養起來(lái)的總經(jīng)理占比不超過(guò)20%。

                這也是當下宗馥莉要破的題。如何在穩住原有的經(jīng)銷(xiāo)商隊伍和下沉市場(chǎng)基本盤(pán)的同時(shí),逐漸形成一套適合城市市場(chǎng)的營(yíng)銷(xiāo)體系。

                應受訪(fǎng)者要求,方童、林媛為化名

              (責任編輯:孫丹)

              亚洲综合图库欧美,欧美交配视频动图,美国a级黄色大片,欧美黄色免费电影

                  <thead id="jdjjx"></thead>
      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jdjjx"><dfn id="jdjjx"><rp id="jdjjx"></rp></df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pre id="jdjjx"><sub id="jdjjx"><form id="jdjjx"></form></sub></pre>